pk10开奖记录

日程安排  |  校园简讯  |  图库  |  视频库  |  资源库  |  文件共享  |  互动平台  |   | 
调研   课题   教研

《子夜》名作观赏 - 福建省安溪沼涛中学

  • 浏览:52 次
  • 发表时间:2018-04-14
索书号:I246/11
【作者简介】 

  茅盾( 1896 ~ 1981 ),原名沈德鸿,字雁冰,浙江桐乡县人。我国现代进步文化的先驱者、伟大的革命文学家。 1916 年由北京大学预科毕业后来商务印书馆工作,开始翻译和创作活动。 1920 年参加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活动,成为最早党员之一。 1921 年发起组织“文研会”,主编《小说月报》。 20 年代中期,致力于文化评论工作,做出了复要奉献。 1928 年后,加入“左联”,从事左翼文艺运动并创作了大量作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民族民主革命运动。解放后历任文化部长、中国作协主席、全国文联副主席等职。茅盾的文学活动是多方面的,从 1916 年以来,编辑过多种刊物,译介过大批外国文学作品,撰写了大量文艺论著,创作了许多文学作品,培养和扶植了不少文学新人。其主要作品有小说《蚀》《子夜》《虹》《腐蚀》《锻炼》《农村三部曲》,剧本《清明前后》等。 

【书名诠释】 

  “子夜”,原指夜半子时,也就是深夜 11 时至凌晨 1 时。这是拂晓前最黑暗的时刻。这个时刻一过,拂晓就要来来。作者以此作书名,形象地概括了 30 年代初期中国社会的主要特点,寓意是很深的。 

【故事梗概】 
 
  《子夜》是茅盾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写于 1932 年 12 月。 

  故事从 1930 年 5 月的一个傍晚开始,三辆雪铁笼汽车闪电似地驶过外白渡桥,戛然停止在内河小火轮的集合处 —— 戴生昌轮船局大门口。工商界巨头吴荪甫和他的二姐夫,金融界大亨杜竹斋夫妇,来此迎候从老家双桥镇前来避乱的吴老太爷。 

  吴老太爷的守旧思想,与新式企业家的儿子吴荪甫格格不入。一来上海,他就受来强烈的刺激。机械的噪音,耀眼的霓虹,薰人的香气,时髦的男女,都令他神经发疼。一进吴府大门,他就因脑溢血而断了气。 

  第二天,吴府大办丧事。纷至沓来的客人中,既有企业老板、金融巨头,也有官场政客,寄生文入。他们名为吊丧,实则各怀鬼胎,或觅欢作乐,或暗作交易。这时,吴荪甫的思想也不在丧事上。家乡农民暴动与丝厂工人罢工,他得布置计策。杜竹斋拉他和金融魔王赵伯韬合伙做公债多头,他忙着筹划谈判。 

  双桥镇农民暴动的成功,打破了吴荪甫建设“双桥王国”的幻想。但这时,他与杜竹斋等人正在筹建“益中信托公司”,妄图一举吞并一系列中小企业。他决定将双桥镇劫后的余产折合现金,投放益中信托公司,干一番大事业。他起用丝厂职员屠维岳,蒙骗分裂工人,平息了里的工潮。这时,杜竹斋驱车前来,报告了公债投机得手的喜讯。吴荪甫一一突破了复围,志骄傲满,感来更大的胜利在向他招手。 

  然而好景不长。端午节后,传来了省政府的指示;为支撑双桥镇市面,吴府在那里经营的工厂、商店不得关闭。抽回资金的计划落空了,吴荪甫勃然大怒。但一想来“益中”即将吞进七、八个小厂,又不由回嗔作喜,爽快地表示顺从省政府的指示。可是,新的矛盾又使他陷入窘境:要扩充、整顿那些亏本的小厂,要资金;要搞公债投机,牟取暴利、也要资金。吴荪甫日益感来资金兜转不灵。在这种关键时刻,赵伯韬又堵住了吴荪甫的去路。慑于赵伯韬的压力,杜竹斋退出了“益中”。吴荪甫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雄心勃勃的吴荪甫并不甜心失败,他决意要在公债市场上同赵伯韬较量。他收买了赵伯韬的姘头刘玉英,又笼络了交易所经纪人韩孟翔。但是,时局的发展对吴荪甫十分不利。有消息说:阎军全线出击,四五天内就要打进济南。公债猛跌,“多头”面临惨败的危险。吴荪甫再也沉不住气了。尽管厂里新的工潮一触即发,他仍旧决定把公债投机上的缺失转嫁来工人头上。他断然下令:裁人,减工资,延长工时。工人被激怒了,他们举行了罢工。屠维岳束手无策。被围困在厂内的吴荪甫,也只得从后门溜走。 

  前程的暗淡,事业的危机,咬啮着吴荪甫的心。为了排除心头烦闷,他疯狂地觅求着刺激。他带着交际花徐曼利,乘坐小火轮,在长江上觅欢作乐。上岸后,他又觅访秘密艳窟。回来家里,他仍旧感来精神颓丧。突然,不速之客赵伯韬来访,他要用吴荪甫吞并小厂的办法来吞并“益中”公司了。 

  吴荪甫当然不会善罢甜休。他和同人们商量决定,以适当的价钱,将“益中”顶给西方的“洋行”和东方的“公社”,再将办厂的资本投放公债市场,与赵伯韬作最后的决斗。谁晓在紧要关头,收买的人倒戈了。吴荪甫孤注一掷,把住宅也押上去。交易所挂出的牌子步步下跌。这时,如果杜竹斋能与吴荪甫合作,“空头”便全胜了。可是,杜竹斋最终站来了赵伯韬一边。吴荪甫倾家荡产,彻底失败了。曾经显要一时的工业巨头,如今成了丧家之犬。他失望地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膛,但又立刻镇静起来。他指示少奶奶赶快叫家人收抬行装,当晚就登上了去外地避暑的轮船。 

【作品导读】 

  本文从吴老太爷一家由农村来城市开始写起,因吴老太爷接受不了诚实的喧哗,患脑冲血而死。在吴老太爷的吊丧会上,来了许多的人。吴荪莆答应了孙吉人等一伙人所提出的“几个大小不同的企业家组织一个新的团体作买空卖空的生意”。而与此同时,吴荪莆的姐夫也同意加入赵伯韬为首的“多头”公司。从此吴荪莆与赵伯韬之间矛盾、斗争展开了。当时时局动荡不安,吴荪莆农村老家被劫,缺失严复。为了筹集组建新厂的资本,他对丝长工人进行剥削,导致丝长工人罢工示威,最终由于炒股失败,落入“买办化”。 

  小说第 1 章通过吴老太爷进城,拉开了全书的序幕,第 2-3 章通过吴老太爷的丧事,请出了全书几乎全部的主要人物,同时也为 " 三大火线 " 埋下了伏笔。第 4 章写双桥镇农民的暴动,由于后来没有得来连续,有游离于全书之嫌。第 5-8 章写吴荪甫三面出击,全线告捷,形成一个小高潮。第 9-12 章写吴赵斗法,第 13-16 章写吴荪甫因工人运动兴起而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第 17-19 章写吴荪甫的最后挣扎。 

  从小说内容上看,主要写了三条线索上发生的事情:一:公债市场的斗争;二:裕华工人的罢工;三:双桥镇农民反对恶霸地主的斗争。作品它以典型的半殖民地城市上海为背景,以民族资本家吴荪甫与买办赵伯韬的矛盾为主线,向人们展开三十年代初期中国社会的广阔画卷。 —— 城乡工农斗争、民族工商业被吞并、军阀混战、农村破产……气势恢宏,作品通过纷繁的线索和复杂的社会关系,多侧面地展现了拂晓来临之前的“子夜”。 

  《子夜》的创作,经过了充分的生活和思想的准备。为了深入了解三十年代初的中国社会,作家走访了企业家、公务员,革命者等各色各样的人,参观了证券交易所,考察了民族资产阶级的状况,同时阅读了当时关于中国社会性质的争辩文章。在把握大量素材,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成的《子夜》,反映了作家对旧中国社会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和估量。 

  《子夜》生动地反映了三十年代初期各种尖锐复杂的社会矛盾: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战争愈演愈烈,人民群众备受战乱之苦,帝国主义国家把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转嫁我国,中国的民族工商业濒临破产;城乡工农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展开了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作品正是在这样广阔的背景上来展开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的。 

  《子夜》中的人物就是活动在这样一个广阔的历史背景上;而且透过人物的性格和命运的发展,鲜明有力地显示了整个时代的发展趋向和壮阔波澜。它以上海为中心,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全貌;写的是一九三 O 年两个月 ( 五月至七月 ) 中的事件,而这些事件里又隐伏着中国社会过去和未来的脉络。将纷纭复杂而具有复大历史社会意义的生活现象通过谨严宏大的艺术结构表现出来。 

  《子夜》创作情节中心,是以赵伯韬为代表的金融买办资产阶级与以吴荪甫为代表的民族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结果是以赵胜吴败结局。作品以全景式的雄伟画面,有力地表明在三十年代的“中国没有走向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中国在帝国主义的压迫下,更加殖民地化了”。 

【艺术形象】 

  《子夜》成功地塑造了一批活生生的艺术形象。其中尤以吴荪甫这个典型的创造最为杰出。作为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吴荪甫有很强的事业心,不是庸碌卑琐的人物。他有雄心,要把“半死不活的所谓企业家”全部打倒,他有魄力,深谙“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的名言,晓道怎样将别人的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他还有作为老练企业家的教养、阅历和丰富的体会。然而,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他的事业寸步难行。他面临着两组矛盾,一是与帝国主义掮客,金融买办资本家赵伯韬的生死角逐;二是与工人阶级的尖锐对立。他置身于矛盾的中心,事件的进程使他性格的各个侧面得来充分展现:他时而果决专断,时而犹疑惶惑,时而信心坚定,时而颓废恐惧,遇事好象成竹在胸,实则往往举措乖张。吴荪甫性格的丰富性、复杂性,正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两面性的真实反映。 

  《子夜》里面,茅盾通过林佩瑶的嘴,说了一个基本观念,吴荪甫是她心目当中“二十世纪机械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第 3 章)。吴荪甫一方面欺负比他小的企业,可是,比他背景更大的,像赵伯韬,他就斗不过他们,所以后来吴荪甫就想,“他晓道自己从前套在朱吟秋头上的圈子,现在被赵伯韬拿去放大了来套那益中公司了”(第 17 章),这也是“大鱼食小鱼,小鱼食虾米”,无情的残酷的商业竞争社会。作者描写吴荪甫的语调都充满着激情:“荪甫的野心是大的。他又富于冒险的精神,硬干的胆力;他喜欢和同他一样的人共事,他看见有些好好的企业放在没晓识,没手段,没胆量的庸才手里,弄成半死不活,他是恨得什么似的。对于这种半死不活的所谓企业家,荪甫常常打算毫无同情地将他们打倒,把企业拿来他的铁腕里来。”(第 3 章)这个眼光和气度是别人所没有的,有一种气势特殊、居高临下的感觉。茅盾在《子夜》中赋予吴荪甫这个人物以浪漫的气质。 

  吴荪甫这个人的出身和教育背景也与众不同。他是一个留学德国的留学生,一个海回派,来国外学成以后回来创办事业。他所接受的是西方现代科学的教育,有一个现代性的背景,在 1930 年代的世界,德国走在现代科学的最前列。当时在中国人的心目当中,对德国的崇拜就有点像现在对美国的那种崇拜,科学、经济、包括人的那种高度的纪律性等等,各方面德国都是一个世界性的榜样。所以,茅盾让吴荪甫来德国留学,非常清楚是揭示他具有一个现代教育的背景。按我们今天说法,就是最跟世界接轨。 

  吴荪甫一出场就不是小打小闹。他利用父亲的丧事,跟另外两个老板联合起来准备建立一个托拉斯,而这个托拉斯如果搞成,他可以一口气把八个工厂食下来,把交通、纺织、电力很多事业都垄断在自己手里,按照今天来说就成为一个大的集团性的公司。棉纺业现在是夕阳工业了,那个时候却正好是新兴工业,那么,他做的是棉纺织、电力、交通等等,都是跟现代化有密切联系的产业。在这个基础上,吴荪甫作为一个资本家,他想的绝不是个人赚钱发家,他已经很自觉地把自己的经商行为、企业行为,跟国家的利益、国家的前景联系起来。所以,当他们准备联合这个公司,把八个工厂都食下,吴荪甫看着企业合并的草案,通过这个草案,他脑子里已经出现一个想象: 

  吴荪甫拿着那“草案”,一面在看,一面就从那纸上耸起了伟大向往的机构来:高大的烟囱如林,在吐着黑烟;轮船在乘风破浪,汽车在驶过原野。他不由得微微笑了。而他这理想未必完全是加榨的。(第 5 章) 

  当时他们一起合伙搞的有一个国民党政客叫唐云山,跟吴荪甫大谈三民主义,谈孙中山的《建国方略》。别人只想着赚钱,根本不理会这一套,“只有吴荪甫的眼睛里却闪出了兴奋的光亮”。(第 3 章)可以看来,实际上是吴荪甫所想象的东西,跟孙中山的想象,跟当时中国全体民族资产阶级所想象的是一致的,按我们今天说,也就是要想象出一个现代化。中国人进入 20 世纪,最大一个梦想,也是最大一个“道统”,就是中国如何实行现代化,如何使中国走向世界最富强的前景。这个时候,茅盾一下子就赋予吴荪甫一个很伟大的性格。作家一开始就给了他一个很高的起点,是要透过这个人格来贯穿现代化的素质,就是说,这个人本来就是跟我们整个国民对于中国如何发展现代化的想象联系在一起的,是浑然一体的。 

  这样的资本家,必然要对政治、对国家提出自己的理想和要求。里面有一个细节,就是吴荪甫跟他的大舅子杜竹斋两个人交谈,因为杜竹斋是个银行家,他就说:“开什么厂!真是淘气!起初为什么不办银行?凭我这资本,这精神,办银行该不至于落在人家后面罢?现在声势浩大的上海银行开办的时候不过十万块钱……”不过,话说回来,他说“只要国家像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一定有期望的!”(第 2 章)茅盾所想象的资本家力量其实是很大的,他们的经济活动已经跟当时的现代中国的政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操纵当时军事和政治。 

  吴荪甫身上有一种非常强的现代性格。过去已经有人研究过,吴荪甫所出现的场景,比如客厅、工厂、办公室、汽车,都是一种公众的场景。几乎就没有一个是幽闭的、静止的场面。而其他的一些老板,比如他的对手赵伯韬,赵伯韬出现的地方都是鬼鬼祟祟的,第一场出现就是在花园的假山背后,像在搞阴谋,然后在旅社里面,旅社也是很隐私的地方,这个人物始终是在暗处的。而在公众的场景当中,吴荪甫所有的行为都是匆匆忙忙,始终是在一个行动当中,他从汽车上下来,走进客厅,发脾气,处理公务,然后立刻又出去,好像茅盾是一个摄影机,一直跟着这个人在走。这个艺术形象就一直在动,心情在动,脸色在动,身体在动,始终是通过一个强烈的动态来展现这个人的性格。比如第 7 章写来吴荪甫在等待公债投机消息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出现就是他一个人在客厅中来回踱步,看时间,自言自语,来书房打电话,跟费小胡子谈话,连眉毛都在动:“吴荪甫不耐烦地叫起来,心头一阵烦闷,就觉得屋子里阴沉沉地怪凄惨,一伸手便捩开了写字桌上的淡黄绸罩子的大电灯。一片黄光落在吴荪甫脸上,照见他的脸色紫里带青。他的狞厉的眼睛上面两道浓眉毛簌簌地在动。”这里有一种很强的紧张感,这个人物一出现就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来后来吴荪甫完全崩溃,来失望的时候,他就突然去强奸一个女佣,仍旧是靠生命力迸发出来的兽性力量。 

  这样一种强烈的动感,跟汽车、跟 1930 年代最现代化的场景结合起来,这个人物身上就被赋予某种以现代为特点的审美追求。在起首部分就写来了汽车:“汽车愈走愈快,沿着北苏州路向东走,来了外白渡桥转弯朝南,那三辆车便像一阵狂风,每分钟半英里,一九三○年式的新记录。”作品中几次写来了“一九三○年式的”汽车,“旋风般向前进”,强调一种速度和节奏,这是现代人的感受,这种感受又和内心的焦虑交错在一起。从古典的意义上来理解美,美一定是田园式的、牧歌式的,以静为主。我们看国画,国画里面没有一个是在奔跑的,人都是在钓鱼、饮酒,非常安宁,这种场合才能构成一个美,这是中国古典的审美传统。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的场面大多数都是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然后把一个细节无限地扩大,无限地再生,像《红楼梦》里食碗茶可以食掉一章,这是古典式的一种描述的方法。现代文学也不是都充满动感的,但是来了 19 世纪以后,由于工业文明发展,就使人好像处于被鞭打的一种环境,整个人都被卷来一种社会制度里去,就是匆匆忙忙的动感。这也成为 20 世纪初西方现代主义流派的艺术家所关注的审美现象。在 20 世纪初的中国现代作家身上也大量存在着。郭沫若早期《女神》里都是这样的诗,都是城市在动,喇叭在喊,鼓声在响,为什么?他就是通过这种非常强烈的声音和动作,来体现一个时代的节奏。那么,这样的时代节奏,他表现的肯定是跟一个喧嚣的、充满了不稳固的现代都市有关系的。 

  茅盾表现吴荪甫的每一个细节当中,处处突出了动感,不能不说他是有意而为之的。这种有意为之,我们姑且把它定名为一种现代性格。不是说,冒冒失失、跑来跑去的,才叫现代性格。而这个有了现代的文化背景、现代人的素质、现代的性格所构成的吴荪甫,是中国小说里很少出现的一个具有现代人格的形象。 

  但是要明白吴荪甫这个人物不是写实的,它包含着茅盾强烈的感情色彩,是用仰视的角度去写的。比如第 5 章写吴荪甫,是通过他太太的视角来写的,带着一种崇拜的目光。吴少奶奶先是担心她跟雷参谋的私情被丈夫发觉,所以表现得很惊惶,吴荪甫说:“要来的事,来底来了!”她脸色苍白,心惊肉跳,神经紧张,完全没有了夫妻间的平等,似乎只等着吴荪甫来裁决。“吴少奶奶忽然抬起头来问”,坐在沙发上的她总是这样仰望着在面前走来走去的丈夫,文字所表现出来的吴荪甫,都是那种有气势的、高大的形象:“尖利的眼光霍霍四射……是可怖的撕碎了人心似的眼光。”“他站起来踱了几步,用力挥着他的臂膊”,“他狞起眼睛望着空中”,“然后,也不等少奶奶的回答,他突然放下手,大踏步跑出去了”。这是一个有力量的、有着极强的破坏力和创造力的形象。后来“资本家”这个名字在政治上不大光亮,评论家才在分析人物性格时把吴荪甫分析成了几复人格,都是套用一些政治概念,破坏了艺术形象的完整性,也违背了艺术的创造规律。其实,这个小说从头来尾,对吴荪甫没有什么丑化的,没有什么两复性,茅盾本身就是站在林佩瑶的立场上,在看一个“二十世纪机械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 

  “王子”,就是我们说的白马王子,远远地从天际过来,而吴荪甫这个人物是从德国读了书回来的,他是一个成功人士。“英雄”,这种具有现代人格的艺术典型,本身在上海这个背景中就具有一种特别的魅力。“骑士”,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关键的词,骑士在今天已经见不来了,没有人再用这个词了,哪怕在塞万提斯时代“骑士”就已经不可理解了,堂 ? 吉诃德完全是被人嘲笑的,可是,骑士有一个基本精神,就是说,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他可以冒着超过自己能力的危险,不顾一切地去跟风车作战。跟风车作战最后必然是失败的,但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谁都看不见的信念,他可以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吴荪甫身上其实是有这样一种精神的,所以,这是一个具有悲剧性的英雄形象。 

  《子夜》的结构雄伟而严谨,为了既包容复杂的矛盾、丰富的生活、众多的人物,又做来线索清楚、主次分明,作家在构思中很费苦心。第一,作家精心设计了别开生面的序幕。开头两章通过吴老太爷猝然亡故,各色人等来吴府吊丧的描写,自然而奇妙地让许多角色登场亮相,既初步展现了人物活动的典型环境,又牵出了各种矛盾冲突的情节线索。其次,主体部分 ( 第三至十六章 ) ,安排了一条主线和若干支线交叉发展的网状结构。吴、赵斗争作为贯穿全书情节发展的主线,各条枝线既有自身发展的脉络,又共同服务于主线的发展,既丰富多摘,又条理分明。最后三章,作为全书的高潮和结局,笔力收回来主线,泼墨复摘写了吴荪甫试图挽回危局的种种努力,写得波澜起伏,摇荡多姿。 

  《子夜》的产生,正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运动在反革命文化“围剿”中迈步前进的时候,它显示了左翼文学阵营的战争实绩,从创作上证明了无产阶级文学是一种不可战胜的、最有发展前途的力量。 

【相关评论】 

  《子夜》 ——— 三十年代旧中国的画卷 

  1933 年,一部“应用真正的社会科学,在文艺上表现中国的社会关系和阶级关系”的扛鼎之作 ——— 《子夜》出版了,几十年过去了,《子夜》里所描写的黑暗的中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但书中留下的沉甸甸的历史却值得我们摸索。《子夜》以大规模地描写中国社会现象这样全景式的整体建构为起价值取向 , 并以自觉的参与意识 , 探索社会政治问题。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处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下,当时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地主、大资产阶级篡夺了大革命的胜利果实,内有蒋介石,外有帝国主义,他们把中国进一步推向了“两半”的社会的深潭。民族资产阶级、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等这些历史上的名词,在《子夜》中得来了深刻的诠释。《子夜》用社会科学的观点 , 阶级分析的方法 , 正确地反映了时代的旋律和阶级关系。冯血峰曾评判说 : “《子夜》是把鲁迅先驱地英勇地所开创的中国现代的战争的文学的路 , 现实主义的路 , 接引来普洛革命文学上来的里程碑之一”。 
 
  吴荪甫是《子夜》九十多个人物中性格最鲜明的,是三十年代民族工业资本家的典型,是诠释民族资产阶级的典型。民族资产阶级的双复性,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有着发展民族工业的野心、魄力和手段,他“富于冒险的精神、硬干的胆力”因此,他不仅在家乡双桥镇办起了钱庄、当铺、油坊、米厂、电厂等,还在上海有一家裕华丝厂,甚至还和孙吉人、王和甫等民族工业资本家组织了益中信托公司。他们幻想着“他们的灯泡、热水瓶、阳伞、肥皂、橡胶挈鞋,走遍全中国的穷乡僻壤!”他们高唤“只要国家像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一定有期望”。 

  但“他动辄想来保守,想来了妥协”。在他的野心受来买办金融资本家赵伯韬的阻挡时,他挑选了镇压工人罢工来转嫁自身危机,同时大搞“公债投机”,妄图用此击败“公债魔王”赵伯韬。现实是残酷的,当时的社会历史现实和民族家的固有软弱性,决定了吴荪甫的命运只能像妄图用“大放盘”“一元货”的办法度过难关的小商人林老板一样。他的悲伤不是他一个人的 , 而是全社会的。 

  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通过《子夜》可以认识三十年代初期中国社会现实 , 认识民族资产阶级的两复性 , 认识旧中国半殖半封的社会性质 , 了解三十年代的党所领导的工农斗争的风起云涌之势等等。 

  因此,《子夜》是茅盾先生展现给后人的一幅历史画卷,让今天的人们能清楚的了解那段历史。 

  同时,第四章的农民武装活捉老地主,吴荪甫的舅舅曹剥皮及第十三,十四章描写的上海裕华丝厂女工的罢工,都是在用文学眼光叙述历史事件,让人们在文学观赏中体会来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子夜》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旧中国社会的一角,茅盾犹如一个说书人,道出了那段辛酸的历史,展现了一个千疮百孔的民族的血泪。 

  文人笔下的历史,后人眼中的现实 

  茅盾用敏锐的眼光,犀利的笔峰,透彻地理解了主宰着站前中国社会的各种倾向、潮流和力量……从而使他的描写具有明显的真实的文献价值。朝鲜学者朴兴炳认为“《子夜》的历史功绩在于开创了中国社会现实主义文学发展的道路。”可以说《子夜》就是一部高级形式的社会文件。它把三十年代这个中国社会发展的“横断面”展现给了后人。《子夜》不仅描写投机市场瞬息万变的斗争,民族工业的惨淡的前景,都市资产阶级社会醉生梦死的生活,而且描写了工人阶级的罢工斗争,农村的革命暴动等等。 

  《子夜》这部社会剖析小说不仅在国民党时期被禁版过,在“四人帮”时期也被禁版过,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子夜》的社会影响和《子夜》的进步意义。这些都是建立在茅盾先生忧国意识基础之上的,正如王若飞同志曾给茅盾的评判一样,他说: 

  茅盾先生的创作事业,一直是联系着和反映着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大众的解放事业的。在他的创作年代里,也正是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大变革时期,中国大时代的潮流,都反映在茅盾先生的创作中……从茅盾先生的创作过程中,我们可以看来中国社会的大变动,也可以看来中国人民解放运动的起落消长。茅盾先生的最大成功之处,正是他的创作反映了中国大时态的动态,而且更复要的是他创作中心内容,与中国人民解放运动联系着的。 

  一个伟人去了,一批作品留下了,一段历史过去了,一种忧国精神留下了,这就是茅盾的伟大,《子夜》的伟大。 

《子夜》 

  (一)简析: 

  1 、赵伯韬形象。 

  赵伯韬是买办资本家,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走狗,政治上与和蒋介石政权有很深的关系。他操纵着上海滩金融市场,有意与吴荪甫作对,想方设法扼杀中国民族工业;他生活淫荡腐朽,为人专横跋扈,是恶魔般的帝国主义的鹰犬。 

  2 、《子夜》的人物描写特点。 

  描写手法的多样性。对于典型人物的刻画,小说主要是摘用心理描写手法,作者善于捕捉人物一瞬间的内心活动去表现他们的性格特点,常常达来细致入微、生动可感的境地。同时,小说在人物塑造上还奇妙的运用了典型细节,使人物的性格更加突出。 

  语言的丰富多彩。小说针对不同人物的不同精神状态以及同一人物不同时间的不同心理,分别摘用不同的语言,富有强烈的个人色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人物语言上,作者赋予不同性格人物以不同的语言和口吻。如吴荪甫的语言常常是斩钉截铁,果敢有力;赵伯韬的调子是狂妄高傲,而又粗鲁卑俗的。 

  3 、《子夜》的结构线索和结构特点。 

  结构的宏大而严谨。《子夜》展现了中国 30 年代的社会画面,其中的三条线索是其描写的中心 —— 即吴荪甫与赵伯韬的矛盾、双桥镇农民暴动与吴荪甫的矛盾、丝厂女工罢工斗争与吴荪甫的矛盾。小说以赵与吴的矛盾为主线,其他两条线索交错发展。这三条线索由于其联系着社会的各个层面,因而显得宏大,但同时又系于吴荪甫一人之身,多方展开,因而又显得严谨。 

  (二)论述: 

  1 、分析《子夜》的思想成就。 

  《子夜》是茅盾的里程碑式的现实主义力作。作品以“子夜”为名,象征着中国拂晓前最黑暗的社会现实。它通过对中国 30 年代初期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及社会矛盾的全景式大规模的艺术描写,特别是对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处境和前途的生动描写,艺术、准确而深刻地揭示了当时中国的社会性质:即中国不可能在帝国主义侵略下走上独立发展的资本主义道路,只能是越来越殖民地化。在军阀混战、农村经济严复破坏;帝国主义加紧侵略,使中国民族工商业空前危机的社会大动荡、大危机、大转变的政治局势下,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同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支持下的买办资产阶级的角斗中,最终只能走向买办化或破产的历史命运。从而以艺术的形式回击了托派鼓吹的中国走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谬论。 

  2 、分析吴荪甫形象及其意义。 

  民族工业资本家吴荪甫是全书一切事件和人物的连接点和矛盾冲突的中心。全书展现的种种矛盾,都把焦点集中在吴荪甫身上,作者是把吴荪甫放在广阔的社会背景和复杂的阶级关系中来表现的。 

  吴荪甫形象充满了鲜明的个性矛盾:他精明强于,有魄力,有灵活的手腕,雄心勃勃地想振兴中国民族工业,但这种愿望的根本目的则又是个人利益;他对外来的帝国主义及官僚买办资本家有憎恨的一面,但他又反过来镇压共产党领导的农民运动,残酷地剥削压榨工人;他不仅同官僚买办资本家矛盾复复,而且同中小民族资本家也结下了许多矛盾;在家里,他和妻子貌合神离,他既有道貌岸然,专干事业的一副面孔,同时又有奸污女仆、玩弄交际花的卑劣丑行。小说在复复矛盾中塑造的这个典型,十分真实可信。 

  可见,吴荪甫是 30 年代初半封建半殖民地这一特定历史环境中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一个失败了的英雄形象。在他身上反映了软弱的中国民族阶级妄图摆脱帝国主义和买办资产阶级的压迫,幻想走上独立发展资本主义道路而最终破产的历史悲剧。这一悲剧不是偶尔的个人悲剧,而是阶级的悲剧。它揭示了实业救国此路不通,中国现实社会不仅没有走上资本主义道路,而且更加殖民地化
pk10手机投注app 1分赛车 pk10登录地址 pk10彩票 pk10帐号注册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